爱松的诗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27 21:01查看: 23
爱松天水一如【闪电】撞【击的】【魂魄】光亮在【黑暗】中【刺破】【纷纷】下坠的【雨水】中【没有】人【知道】你【来自】【何方】从【一滴】【到一】束从【一束】【到一】幕从【一幕】到【一场】从【一场】【到一】...

爱松

天水

一如【闪电】撞【击的】【魂魄】

光亮在【黑暗】中【刺破】

【纷纷】下坠的【雨水】中

【没有】人【知道】

你【来自】【何方】

从【一滴】【到一】束

从【一束】【到一】幕

从【一幕】到【一场】

从【一场】【到一】整天

从【一整】天【到一】个季节

从【一个】季节到另【一个】季节

【只有】【你的】变换

【只有】你【永恒】的【变幻】

是潮湿而【冲动】的

一如白云埋【进了】【乌云】

【轻盈】的【翻滚】【不及】

降【落的】沉重,而你

【却是】碎【裂的】【一个】【镜面】

不【知道】有【什么】能

【剥夺】【那些】僵【硬的】【外壳】

让固体【成为】液体

让【满天】【的星】星磕碎黑夜

【于是】,你【旋转】着

笔直地【降落】,【只有】风【知道】

你裸【露着】【有多】疼

从【一个】【高度】

到另【一个】【高度】

从【一个】角度

到另【一个】角度

从【没有】【眼睛】【的眼】珠到

【没有】【呼吸】的【鼻子】

你【是无】【形的】,你【的心】里

装着冰凉,也【裹着】炽热

你降下你圆润的【外形】

【但却】【把你】透明【的血】液

抛洒【在了】

一【无所】依的【空中】

是【什么】吸引【了你】

【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你】

是【什么】【让你】【撕扯】掉【自己】

【成为】另【一个】源头,【或者】说

是【什么】让【天空】义无反顾

转换【生命】,【在那】【雨水】

【之下】,元阳【之上】

【人们】【等待】着

【你带】【来的】

【究竟】是【什么】

地田

飞翔得

再高再【远的】翅膀

【都将】降【落到】

你【的视】线

但【只有】这

从【天而】降【的流】水

你【终究】【难以】【看见】,它

【是你】【的血】液,也【是你】

欢喜过【的眼】泪

【一块】泥【土的】重量

【就是】十种粮食【的重】量

【一块】泥【土的】重量

【就是】【一百】【个人】【的重】量

【一块】泥【土的】重量

【就是】【一千】【个生】【命的】重量

【一块】泥【土的】重量

【就是】【整个】星球【的重】量

土,湿润了

就【成为】田

田,湿润了

就照见天

天,湿润了

又【成为】,宇【宙的】田

【宇宙】【隐秘】的田啊

连【接着】红河两岸

连【接着】

【高高】低低【的元】阳

【还有】【什么】

比这【更重】的呢

你把【自己】压倒

再把【自己】摊平隔离

你承【受了】

【自然】繁衍【的重】量

你承【受了】

【人类】生【息的】重量

而你【自己】,【却在】

明【晃晃】的镜子中

把【自己】一再拉低

是【谁来】

翻动【这一】【块块】魔方

是【时间】【之手】

【还是】【上天】【之力】

你储藏起

【满满】【一天】【空的】泪水

【却能】把【它们】【化作】

欢悦【的流】淌和丰收

【这里】埋【进了】【什么】

【这里】便长【出来】【什么】

【这里】有【无数】

【不会】【说话】【的地】田

【也有】【一个】

勤劳的民族

在【世上】【为你】代言

【水流】【经过】我

【我用】【脊背】【把它】接住

【水流】绕【开我】

我【用不】【存在】的触须

打【一个】结,永流便

停了【下来】,我随它

把山【打开】,再把【自己】

【深深】【埋了】【进去】

影子

从【一个】影子移到

另【一个】【影像】

【光芒】穿【透了】

哀牢大山

【这些】沉【重的】【山脉】

涌【动着】梯田的经血

【造物】【者的】手

挥【来一】【阵阵】风

【交错】【的影】子

如鹰隼般疾驰

它衔【来星】星的【位置】

安【放在】了

梯田【的最】【中央】

从【一点】黑

移向另【一点】白

再从【一点】白

【移动】另【一点】黑

【一个】民族

【藏身】于哀牢

【藏身】于梯田

【他们】足【下的】体温

在山林间发酵

白鹇【轻盈】【的飞】翔

【落在】【永恒】的故乡

【它身】后【的影】子

沿着梯田拾级【而上】

【巍巍】哀牢啊

被【时光】和翅膀

【穿成】一串【又一】串

【还有】云雾【中的】蘑菇

【化作】梯田【之下】

村村寨寨溫暖【的家】房

【燃烧】【的火】塘投【向它】

生【命的】背影

【一个】【古老】氏族

在【火焰】和【星光】中

【迈出】蹒跚的【脚步】

从【一群】【影像】【到一】个

潮湿【的背】影

从【一片】【光芒】到【另一】棵

稻谷【的金】黄

从红【河之】水到

南【海之】滨

【真正】照亮梯田的

是朴【实的】哈尼【族人】

【他们】却用大山与【河流】

将【自己】【的名】字

【悄悄】【隐藏】

红河

“要【记住】

红河谷【你的】故乡

【还有】那

热爱【你的】姑娘”

【唯一】【能把】哀牢山系【紧的】

【是这】条彩【色的】飘带

【唯一】【能把】云南

【从中】【间一】分【为二】的

【是这】条【滚滚】向【前的】大河

在巍山源头

【它是】细【碎的】、【不起】【眼的】【水流】

在越南【注入】南海【之后】

它【成了】【浩瀚】与渺远【的巨】洋

云贵高原的鹰

打探过

哀牢山最深【处的】【秘密】

云贵高原的牛

耕犁过

红河两岸的【土地】

但,【只有】【这里】的【秘密】

【被分】割【成了】

千【千万】万闪【光的】【镜面】

【只有】【这些】【镜面】

【成为】元阳

通【往上】【界的】天梯

【每一】组丘陵

环拱着盆地

【每一】个盆地【边缘】

【无数】【的细】流

推【动着】【石头】

【石头】、【石头】

红【河水】【里的】【石头】

在【一个】季节比骏马

【还要】【奔跑】得快

在另【一个】季节

比【骨头】【还要】清白

阳光把红【河之】水

运往梯田【之上】

季风把梯田【之水】

送到【云层】【之上】

【云层】把红【河之】水

推【到了】【雷鸣】和【闪电】【之间】

撞出生【命的】甘露

甘露、甘露

滋润哀牢山【每一】寸

干皴欲【裂的】肌肤

梯田的堤坝啊

再把哀牢山

光鲜【的部】位【展露】

让【命运】【漫漫】

【回归】到红河

【成为】【新的】【水流】

流向

滋养【万物】【的归】途

蘑菇房

是【不是】山【上的】风

刮【来了】

【石头】落地【的声】音

是【不是】梯田【里的】水

抽取了

稻草【坚韧】【的骨】骼

是【不是】【地上】【的土】

塑【起了】

【自己】稳固的形象

一庹【加一】庹

东【边的】母房燃【起了】

熊熊的【希望】之火

一庹【加一】庹

西【边的】子房响【起来】

【悠悠】的弦子之歌

稻田【的清】香

【被围】【住了】

祖先的【足迹】

被留【住了】

哈尼族【人的】【肉身】

【有了】安放【之所】

哈尼族【人的】【灵魂】

【有了】供养【之地】

【它们】把【天空】

凿开【了一】【个个】洞

【那是】黑夜【星辰】

棲息闪光【的地】方

【它们】给【大地】

鼓起【了一】【个个】堆

【那是】【白天】阳光

通【达下】【界的】【言语】

【它们】在【闪烁】【什么】呢

【只有】身【边的】【水流】

才【真正】【知道】

【它们】在交谈【什么】呢

【只有】身【边的】梯田

才【真正】【明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