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文学致敬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27 21:01查看: 23
田冲贾平凹【为我】题书名作【为一】名青年作家,出版【一部】【属于】【自己】的著作,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多年】前,我创作【了一】【部都】市【情感】类【的长】篇小说,全长约20万字,...

田冲

贾平凹【为我】题书名

作【为一】名青年作家,出版【一部】【属于】【自己】的著作,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多年】前,我创作【了一】【部都】市【情感】类【的长】篇小说,全长约20万字,在写作【之前】写作【之中】,也颇下【了一】番苦【功夫】。作品写完后,门我【感觉】【良好】,先【后在】五家报刊连载,【受到】好评,要【知道】長篇小【说在】【没有】正式出版前,【能够】连载是颇不【容易】的。西安【一家】影视公司还【根据】小说内容改编了影视剧本,后因资金【不到】位【未能】开拍。贾平凹先生也曾【将这】部长篇作品推荐给北京【一家】顶级出版社,后来【负责】这本书【的出】版社领导职务【变动】,出版事宜【只能】搁浅。再后来,这部作品被南方【一家】【大型】【权威】出版社看中,出版社【的老】总【给我】打来电话【准备】签出版合同,稿费按【当时】【比较】【高的】标准支付。【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又【一次】【打破】【了我】【的出】书梦。【当时】“非典”来【势汹】汹,一【时间】书店门可罗雀,出版社【只好】【告诉】我合同延【时再】签。待【持续】【时间】【很长】的“非典”【过去】,出版社积压待出版【的好】书【已然】成堆,【这些】被“非典”【影响】待出版的书稿【不得】【不重】新排队,接受效益【评估】。【我的】作品被出版社【定位】为合作出版,不【用我】自已负担出版费用,但要包销一【部分】书籍,从【开始】的【可以】拿【到一】笔不菲的稿费,到【现在】【自己】得花【一点】钱买书,之【间的】落差使我【很难】接受。【加之】【计划】购置新房,经济上【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我断然【放弃】【了这】次【机会】。

机遇【终于】【再次】垂青【了我】,【一家】【大型】出版机构【决定】公费出版我【的长】篇小说。小说原名《【曾经】【沧海】》,经和出版方商议改【名为】《迷局》。书名【确定】后,【我就】琢磨【自己】【多年】混迹文坛,【也要】请名家为【自己】题写书名,【提升】【影响】力,题写书名【的人】选当仁【不让】地落【在了】著名作家贾平凹【身上】。贾平凹【和我】是老乡,【也是】多【年的】师友,多【年来】【对我】【也很】【支持】,但【情况】今非昔比,【他的】忙碌,超出常【人的】【想象】,【很多】【人想】【见一】面【也难】。他【为了】给【自己】【创造】更【多的】写作【时间】,四尺整张书法收费七万,题写书名也收费,【一次】【一万】,【就这】也挡【不住】【很多】狂【热的】求写书名者。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给】贾平凹先生发【了一】条手机短信,【告诉】【他我】【的长】篇小说【马上】出版,【希望】他能题写书名予以鼓励和【支持】。【两个】小时【后他】【回了】短信,约我晚上八点【在他】家楼下等。我准时【到达】楼下,【正在】【犹豫】要【不要】上楼时,他打【着手】机【出现】【在我】【身边】,【我就】跟【着他】进【了一】家茶庄。他先在茶庄里【给我】带【去的】两本书签了名,并【准备】在茶庄【为我】题写书名,顺口说【没有】带印章,因【时间】太紧迫,书名有【没有】印章【也无】大碍,【我和】同【去的】妻子【考虑】【了一】下,【觉得】【没有】盖印章将【来的】收藏【价值】就【大打】折扣了,提出上楼去他家里写。【他说】一【直在】【外面】才赶【过来】,顾【不上】回家,市上领导【还要】和他商议【非常】【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我们】约好【先不】【急着】题写书名,【第二】天晚上写好并盖章【之后】,【我们】去茶庄拿,【同时】【我们】提出【还想】【拿着】题写【好的】书名和他合影【作为】纪念。

【到了】【第二】天晚上,【我和】贾平凹先生再约,【他有】事还【没有】【处理】好,就约我推迟【一天】,在中午十【一点】半去他家里。我准时【去了】,按【了半】天门铃【没有】【反应】,便打电话,电话接通了,【明显】能【听到】有领导在讲话,【他说】【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还【不知】【什么】【时间】【结束】,走【不开】,下午五点再约。下午四点多钟,【我给】【他发】了短信,约好五点半见面,【因为】【路上】堵车,我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十五】【分钟】,【担心】他【不会】【等我】。按了门铃,一【中年】男子【开了】门,让【我上】家里复式楼【的二】楼,贾平凹先生在【那里】【等我】。我【刚进】屋没【走几】步,贾先【生就】【出现】了,【他说】书名题写【好了】,带下楼了,就展示给【我们】看,但【见他】题写的“迷局”【二字】【古朴】典雅,寓庄于拙,【我们】【看了】,【非常】【喜欢】,也【非常】感动。【我和】贾平凹【拿着】“迷局”书名,【摆着】姿势,妻子【在一】旁【拿出】相机,啪啪啪为【我们】拍下【了这】一【值得】纪念的【美好】时刻,就【这样】,【一幅】【珍贵】的书名求【到了】。贾平凹说【自己】【有事】【马上】要【出去】,我【们就】握手告别,贾平凹把【我们】送到【电梯】【门口】。【电梯】开处,【三个】青年拎【着一】堆贾平凹的著作《古炉》又登门了。【我们】【拿着】题【好的】书名如获至宝,【心中】【充满】着感激【和如】莲【般的】【喜悦】【离去】。

向文学致敬

【多年】【以来】,报纸、杂志【的文】学阵地长期被【蚕食】,日渐式微,【有些】报刊干脆取消了副刊版面,纯文学的【生存】【空间】【更加】逼仄,【开始】向【网络】、微信等阵【地转】移。【与此】【同时】,文艺圈出书【却在】盛行,【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不断】变换着【大王】旗【之势】。也【因此】,我常被【一些】文学作者邀请,【为他】们【将要】出版【的作】品集写序或推荐语。我说,你【还是】请【一些】名家、【大家】【给你】写序【或者】推荐语吧,【这样】【影响】会大【一些】,【他们】说名家【大家】请【不动】,【他们】【要么】没【时间】,要【么要】的润笔费太高,要【么不】【认识】,你【现在】【也是】名【家了】,就请你写吧。我【知道】他【们是】在恭维我,我离名家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要走,但碍于【面子】,盛情难却,也【就只】好【勉强】【答应】了。他【们的】书【出了】,样书也送【我了】,【至于】【所谓】【的增】光添彩【到底】有【多少】也【就不】得而【知了】。【这次】我【自己】出书,鉴于求【人作】序【麻烦】,【加之】【时间】【仓促】,就【自己】赤膊上阵了。

业余从事写作【至今】【大约】【三十】个年头了,【加入】省级作家协会也【二十】多【年了】,正式出版【过一】部还算有【影响】【力的】长篇小说《迷局》,【也出】过【好几】本【内部】【的作】品集,【当然】年轻【时也】捉笔写【过一】些只拿稿费和报酬却署着【别人】【名字】的书,比起同龄人【甚至】【一些】晚辈【或者】我【直接】间接指导过【帮助】过【的文】学作者,【我出】书【实在】【算是】很少【的了】。【这些】【年来】,【因为】在媒体【工作】和【自己】【也从】事写【作的】缘故,我【接触】【的作】家、作者【不计】其数,我都【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支持】。【最多】【的时】候,【一年】中朋友送【我的】书多达【上千】册,我纵【有三】头六臂也看【不过】来,【最后】朋友送书对【我就】成【了一】种负担,【一是】【太多】没处放,二是【太多】看【不了】,当废纸卖【了又】怕【伤害】朋友,【真是】【左右】【为难】,【最后】就【告诉】朋友们【不要】【给我】送书了。

【现在】的图书市场良莠不齐,【很多】人热衷于出书,【手上】有【那么】【一些】闲钱,【或者】【利用】权力、【影响】,把【自己】写【得不】【怎么】【样的】【所谓】作品,整理出书,【一出】【往往】还【不是】一本而【是好】多本,质量实【在不】敢恭维。【记得】【几年】前【有一】【次开】作品研讨会,【这位】作者给参会者每人【送了】厚厚【的七】本书,会上评论家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片】溢美之词。【回到】家,我【打开】【这些】书翻阅,半小时内当废纸扔【了六】本,剩【下一】本是长篇小说,【没有】【时间】看,【相信】【一定】【不会】好到哪儿去。

在文化圈浸淫日久,【看到】【的种】种乱象更令【我对】出书敬而远之。就我【看到】的书籍【而言】,【大约】【有一】半【基本】【没有】【什么】【价值】,推而广之,【在全】国,【每年】有【多少】图书是【真正】读者【需要】的,【是有】【价值】的,【值得】作者和出版者反思。我【这么】说,【并不】【是说】【我有】【多么】高【的水】平,也【不是】我【假装】清高,【只是】【希望】【这种】状况【能够】引【起全】社会【的重】视,为【我们】【多出】精品【多出】优秀作品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和】现实氛围。

【我们】【该出】版【什么】【样的】作品,出版【这样】【的作】品有【没有】【价值】?有【多大】【价值】?【自己】【的文】学功底、【文字】水平【到底】【怎样】?能【不能】承担【得起】立功、立德、立言的【责任】?【我一】【直的】主张是,【你可】以多写,但【尽量】少出,要出【就出】精品,【至少】不【应该】是垃圾。【我的】创作很杂,小说、散文、诗歌、歌词、楹联都写,绝【大部】分都发表过,【而且】【也获】过很【多大】【大小】【小的】奖项。【作为】对【自己】从事文学创作近【三十】【年的】【一次】回望,【我将】多【年来】发表【的部】分作品汇集成册出版,【希望】读者朋友们【能够】【喜欢】。【我的】恩师,【也是】我【加入】陕西省作家协会的【介绍】人——京夫先生、陈忠实先生,已【先后】故去,我敬【重的】贾平凹先生【依然】【在不】断创作,【他们】【作为】文学【界的】标杆,【作为】文坛【的领】袖,【像大】山【一样】【在我】【心中】【巍然】耸立,他【们是】我【学习】的榜样、奋【斗的】【目标】。我【相信】文学依【然神】圣,【我将】在文学的【道路】上,孜孜以求。在文学日益【边缘】【化的】【今天】,【让我】对文学献上【自己】最崇【高的】敬意,向文学致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