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喜荣:瑞时的新征程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3-26 10:01查看: 15
陈翠上海金山,首个国家级绿色创意印刷园区【在此】落户。谁【又会】【想到】,【这个】顶着“首家国字号”头衔的印刷示范园区中,最先【建设】完工投【产的】企业是上海瑞时创展印刷【有限】公司呢?【如果】仅以【...

陈翠

上海金山,首个国家级绿色创意印刷园区【在此】落户。

谁【又会】【想到】,【这个】顶着“首家国字号”头衔的印刷示范园区中,最先【建设】完工投【产的】企业是上海瑞时创展印刷【有限】公司呢?

【如果】仅以【规模】论【英雄】,瑞【时还】排【不上】号,但若【要拼】“创新”和“【特色】”,瑞时【正是】【名动】江湖的新贵。

2011年,【凭借】POP(Pointof Purchase,终端促销广告)产品商【身份】,【摆脱】低端加工地【位的】瑞时入选首届“中国印刷业创新十强榜”。

在传统印刷加工行业,谈创新还很【奢侈】,有【的先】锋【甚至】悲伤地倒在创新途中,但瑞时【尤为】可贵【地为】业界树立【了一】个创新标杆,彰【显出】创新基因强【大的】【进化】【力量】。

瑞【时这】【五年】

我与瑞时董事长罗喜荣相识于2010年。【他是】《印刷经理人》【当年】12月刊的封面【人物】。

彼时,POP【还是】行业【里的】新【概念】,瑞时【进入】【这个】【领域】【也不】【过两】三年。【对于】看【惯了】传统书刊、商业、包装印刷活件【的人】【来说】,瑞【时的】样品展示间【充满】【惊奇】。【一个】个造型各【异的】终端广告展示道具、堆头,由印刷品与瓦楞纸板,【或者】木板、亚克力、塑料、【金属】等【材料】【结合】,【经过】复杂【的结】【构与】【平面】设计后【最终】【制造】【而成】。在【许多】【大型】商超、百货大楼、终端门店,【你会】【经常】被商家形形色色、花样百【出的】促销货架吸引【而去】吗?【这个】POP展示架【也许】【就是】瑞【时出】品。

2010【年的】罗喜荣,意气风发,【也很】【有闲】情逸致。他【探索】【出一】片蓝海市场,生意做得比【一般】人【轻松】,【时不】时【有空】游山玩水,【令人】生羡。

还【记得】第【一次】采访,罗喜荣说,他【特别】【喜欢】做【五年】规划,【五年】后,瑞时【一定】上新台阶,【要让】同仁大吃【一惊】,他邀请我2011年再去做客,表示瑞【时会】【有新】【东西】【分享】。2010【年的】我,被瑞时创新之风涤荡,【内心】怀有【美好】祝福,【但也】深知,“规划”【这个】词,从纸面到落地,还【有一】段艰【难的】【距离】。

罗喜荣却【是一】年比【一年】忙,瑞【时的】业务量【越来】【越大】,【产能】【不断】【突破】。2011年,《印刷经理人》【首次】寻访中国印刷业的创新十强,瑞时【确实】又【让人】刮目相看。

瑞时创新之本,【在于】【打造】终端产品,【它是】产品商,不靠加工赚那点辛苦钱。2011年,罗喜荣【做了】【很多】产品【方面】【的文】章,【持续】拓展POP产品形态。POP【并不】【仅仅】【就是】纸货架、纸堆头,【它是】终端促销【解决】【方案】。“瑞时要【做的】,【就是】【帮助】客户在终端场所【实现】最【好的】产品销售【目标】。【为了】吸引消费者眼球,瑞时【什么】【都能】做。”罗喜荣说。【除了】陈列、展示【用的】货架,公司又【开发】了道具产品、海报招贴宣传产品、促销包装等【一系】列终端物料【配套】产品……【针对】冰箱客户,瑞时【制作】出“红酒”“鸡蛋”“肉类”“冰淇淋”等【一系】列食品道具【模型】。把【这些】新【奇的】【模型】摆放进冰箱,让终端消费者更有【兴趣】【好好】【了解】冰箱储存【区域】设计。那【一次】采访,我被罗喜荣【的奇】思妙想【震撼】,【他说】要为微波炉【提供】【一只】香喷喷的“烤鸡”纸道具,用以展示其烘烤功能;【他要】让客户在卖【场的】电饭煲里,摆上【一个】冒着热【气的】“白米饭”道具【模型】……瑞时,【一家】【多么】有趣、【充满】【想象】【力的】公司!

2005年,罗喜荣正式创立瑞时公司;2008年,瑞时【进入】POP【特色】印刷【领域】,此【后一】路狂飚突进。在【发现】原【有的】8000多平方米厂房【完全】【不够】用时,罗喜荣【自己】也吃【了一】惊,瑞【时的】【发展】【速度】超乎预期。

2011年【以后】,瑞时【渐渐】淡出媒体【视线】。我【知道】罗喜荣【特别】忙,度【假的】【时间】【少了】,后【来还】听说他纠结要【不要】【进入】金山园区,【建立】【新生】产基地。

2015年春节,罗喜荣【的微】信朋友圈里晒【出了】瑞时【在金】山园区【已经】竣工的新【工厂】,【占地】40亩,【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

5年【时间】,【仿佛】【就在】那【轻轻】【一挥】手间【淌过】。5年【时间】,印刷行业波潮【涌动】。5年【时间】,瑞【时的】【进化】,绝【不仅】仅体现为【一场】【空间】【的位】移。

提问罗喜荣

【再次】对话罗喜荣,不谈历史,只问【将来】。【了解】瑞【时的】读者,必定【熟悉】【它的】产品和创新模式,对瑞时【感到】陌【生的】新读者,【可以】【扫描】文末二维码,获取【更多】报道【资料】。

瑞时【是一】【个成】功的创新样本,但【我们】【准备】【了一】【些不】【那么】好回【答的】【问题】,【想要】“【为难】”【一下】罗喜荣。

Q1:POP市场【究竟】有【多大】?【网络】购物、电子商务【的兴】起会【不会】【影响】它【的发】展前景?

在罗喜荣【心里】,POP这块市场【其实】【并不】【属于】传统印刷业,它【应该】划入广告业范畴。

“【除了】线上广告,与线下广告相【关的】【一切】,我【认为】【都能】纳进POP,【它的】应用范畴很【广泛】。”罗喜荣说。商品陈列柜台【就是】最【早的】POP雏形,【随着】终端营销理念升级,POP产品【不断】演化,衍【生出】纸货架、堆头、道具、海报、招贴等多【种形】态。把POP【想象】成【一个】【巨大】的终端【场景】,【除了】客户要销售【的产】品以外,【你可】以尽【情发】挥聪明才智,往里填补【一切】抢夺消费者注【意力】资【源的】【东西】,【这是】【一个】【充满】【无限】【想象】【空间】的市场。

POP【不仅】市场【广泛】,产品迭代速【度也】【越来】越快。【它的】功【能是】促销,【主要】应用于快消品行业,产品【使用】寿命以月【计算】,【甚至】以更短的节日周期【计算】,【这就】【意味】【着强】【大的】需求更新与【再生】。罗喜荣【从来】【都很】【自信】,瑞时拥抱的POP市场前途无量。【不过】,江湖上马云与王健【林的】亿元赌局【曾经】沸反盈天,电子商务向传统商业【发起】【挑战】,天猫京东【们与】实体百货【的战】争【早已】打响。E【时代】浪潮会【蚕食】POP的【未来】吗?

罗喜荣【并无】担忧,【这个】【世界】【不会】被虚拟互联网【完全】【占领】,电子商务【也不】能【取代】传统商业,【两个】【领域】会【融合】【发展】,【并且】【都能】【活得】【很好】。电子商务的【冲击】【反而】【还能】促使传统渠道【更加】【关注】终端营销【效果】,给POP带【来更】【大的】【发展】【机会】。

瑞【时的】业务【呈现】井喷,罗喜荣【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POP市场【几大】利好。

“早【几年】,【我们】【接触】的多【为大】品牌客户,【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小】品牌发力POP。”罗喜荣说,“【一些】【调查】【显示】,顾客的终端购买行为【容易】被诱导,【他们】常受促销吸引,【进行】【计划】【外的】消费。【比如】【有人】在超市,【本来】只【需要】买袋洗衣粉,但【看到】巧克力促销,他【即使】【并不】【需要】,也【还是】会买巧克力。【有人】【原本】【并不】【打算】购买矿【泉水】,但【一看】促销装很实惠,【再看】【还有】赠品相送,不【由自】主又买了。”POP【引导】消费【的魔】力,【让它】从大品【牌的】高端【游戏】逐步过渡【为众】多商【家的】首选与必选。

【过去】,POP是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专属】;【现在】,瑞时产品【越来】【越多】地发往【二三】四线【城市】,从发达【地区】【蔓延】至中西部【地区】。【巨大】的国内市场,【丰富】【的区】域层级,经济【发展】带【来的】消费升级,【以及】城镇化【趋势】,这【一切】都预示着POP【不可】估【量的】【增长】潜能。

罗喜荣【感慨】国【人的】购买【能力】已【在全】【世界】【闻名】。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我国居民消费水平【提升】【显著】,【过去】堪称【奢侈】品【的手】机、电脑等【现在】【也已】【成为】快消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不可】【思议】。

Q2:【如何】看待市场竞争?瑞时【害怕】被【模仿】和【超越】吗?

POP【是一】片蓝海市场,有【一定】的【进入】门槛。

瑞【时的】竞争【对手】,是电视、互联网【这些】广告媒介,【还有】线下广告公司,而【不是】传统印刷【同行】。

瑞时【多年】培育【起来】【的是】产品思维,在产品研发【方面】嗅觉【敏锐】,【具备】【持续】创新【开拓】【能力】。【除了】延展POP产品种类,【扩大】市场【空间】,它在产品升级【上也】【有非】凡【表现】。“POP【制作】【材料】涵盖纸、塑、木、【金属】、复合物、电子器件【等等】,【可以】【根据】【需要】巧妙【结合】运用。【我们】【最高】【端的】POP货架,植【入了】芯片、屏幕,【可以】发声,【实现】图文视频【传播】,【当然】造【价也】很【高了】。”罗喜荣【介绍】。

传统印刷企业【难逃】加工思维,以印工、色令【为单】位向客户计价收费,【这样】【的交】易【往往】以价格【因素】为主导。【对于】瑞【时来】说,印刷【没有】【那么】【重要】,【只是】产品【生产】的【一个】环节、【一道】工序,【不是】【主要】盈利点。客户对瑞【时的】【要求】,【不在】价格,【而在】【快速】响【应的】服务【能力】。

瑞时服务客户,从设计研发,到【生产】【制造】,再到仓储物流,【提供】全产业链【一体】化【解决】【方案】。

品牌商对POP有极【高的】设计、【尤其】是【结构】设计【能力】【要求】,传统印刷企业【一般】【难以】企及,【而这】【正是】瑞【时的】【核心】竞争力。公司拥【有一】支【稳定】、精【干的】设计团队,【人员】【规模】【还会】进【一步】【扩大】。设计POP,【不仅】要【充分】【了解】客户【的产】品特性,【还要】对POP涉及【面很】【广泛】【的物】料了若指掌,更要【精通】贸易流通领【域的】营销【游戏】【规则】,【这些】知识【远远】超【出了】【单一】印刷范畴。

“POP【通常】【要求】大幅面印刷,【对于】传统印刷企业,最【大的】【挑战】【可能】【来自】于繁【复的】后道组装。”罗喜荣说。【一件】POP产品,少则【几十】个零配件,多则达上【百个】。【同一】批【次的】POP产品,发往【分散】【在全】国各【地的】终端场所,【如果】出厂后产品配件缺失,【想想】召【回的】成本【有多】高吧。【这是】对【工厂】调【度和】管控【力的】严格考验,但瑞时【已经】【探索】出【了一】套合【理的】产品装配与出厂检验【方法】。

Q3:您【曾经】强调,瑞时【只要】做精、做强,不追求做大。只做私人游艇,不做豪华【游轮】。【现在】瑞时【规模】【不断】【扩大】,您【如何】【应对】长【大的】烦恼?

【怎么】去【定义】“大”?罗喜荣【反问】我。

【很多】企业【的规】模大,体现为设备多。【一家】大印刷厂,【怎么】也【得有】上十台印刷机吧。

罗喜荣【并不】【这么】想,【他对】“大”的【理解】,【是产】值【要做】大,但硬件投资应【控制】。瑞时【已经】【好多】【年没】买过设【备了】,【尽管】产【能一】直【飞速】【增长】。【过去】,身处闵【行的】瑞时【利用】【特色】印刷【区域】【优势】,【大量】【寻求】外包合作,【现在】搬【到金】山园区,【这个】思路【还会】延续【下去】。瑞时2015【年的】销售【目标】是1.5亿元,【未来】3年,【希望】【达到】3个亿。罗喜荣【依然】只投资【了两】台全新进口设备,他【已经】打定主意【要好】好【利用】金山园区未【来的】印刷集聚效应。瑞【时不】靠印刷工价赚钱,它【掌控】了议价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印刷外包是共赢的【选择】。罗喜荣【要把】公司的营销【中心】和创意设计【中心】做大,【但是】加工【中心】不必大。【如果】仅靠买设备来【实现】企业【增长】,这【其中】的苦辣酸甜【就是】老板【心中】自【知了】。

瑞【时以】超预期【的速】度【成长】,在【建设】、搬迁至金山园区新基地【之后】,罗喜荣【确实】要面临【一些】烦恼。

新基地、新【格局】,公司管理必【定要】上【一个】新台阶。罗喜荣【目前】求贤若渴,他亟需【一位】优秀的【职业】经理人,亟待为【中高】层团队补血。他【犹豫】着,【到底】【应该】【就在】印刷行业物色呢,【还是】【打破】【常规】,引进跨界人才。

POP订单【个性】化【特点】强,产品零配件繁多,组装繁琐,手【工作】业【强度】大。【过去】5年,瑞时员工【人数】【不断】【增加】,人【力成】本在【多重】【因素】【作用】下翻【了一】倍【不止】。新基地投产,罗喜荣【还要】【持续】招募新工人。他【必须】加大印【后自】动化投入,“覆膜、裱纸、糊盒【这些】工序,【我们】【已经】【完全】实【现自】动化,【对于】【不得】不手工组【装的】工序,【我们】【也尽】力改进,【向半】【自动】化过渡”。

新基地【耗费】巨资,【产能】【扩充】,【为了】【实现】既【定的】【增长】【目标】,罗喜荣【要想】【办法】【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他在】瑞时提【出了】联席合【伙人】机制。

联席合【伙人】机制,是罗喜荣整合资【源的】【又一】高招。“【我在】新办公区划【出一】大块作营业【中心】,”【他说】,“【如果】【你在】广告公司【或者】零售【领域】上班,【如果】你有业务、客户【资源】,【如果】你有【一个】创业梦想,欢迎【来到】瑞时,【我们】【为你】【提供】办公场所,【你可】以【在此】【组建】【一个】3~5人【的事】业部,【这个】事业部【完全】由【你自】主管理,【我们】【进行】合【理的】利润分配,【未来】【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成为】瑞【时的】股东。”罗喜荣【计划】众筹10个【左右】事业部,【目前】已【有三】四【个成】【型的】,【各方】合作【十分】愉快,【这也】坚【定了】他推广这【一模】式的【信心】。相关合作,【并不】必局限在销售端,还【可以】【扩大】到原【材料】采购、创意设计、仓储物流等环节。瑞时【要做】大【平台】,【给人】才【提供】【空间】,【创造】【更多】元【的价】值。

罗喜荣【希望】变革【体制】,这年头,客户【的钱】难赚,【要好】好【内部】挖潜,省出【来的】钱就【都是】利润。当【前的】【一个】现【象是】,员工工资【不断】上涨,【但他】【们的】能【力和】贡献【有相】应【提升】吗?【恐怕】【没有】。“80后”“90后”员工【要求】更【好的】薪水,更舒适的【环境】,更【长的】休息【时间】。企业【内部】管理【压力】【很大】,罗喜荣【觉得】【必须】想【办法】【改变】员工打工【心态】,给员工适当【自主】权,调【动他】【们的】主观能【动性】,【实现】个【人与】公司【的双】赢。

POP产品【个性】化需求多,【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效】率【提升】,但罗喜荣也【发现】,订【单的】【平面】设【计千】【变万】化,但【结构】设计【还是】有【一定】【的标】准可循。下【一步】,瑞时【计划】搭建云【平台】,【形成】产品设计【数据】库。“【个性】化和标准化【并不】【冲突】,【未来】【我们】【希望】【实现】【不同】行业客户间【的结】构设计模块【数据】【共享】。”罗喜荣说。

【危机】里总【能找】【到机】遇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瑞时【在那】场【危机】中【完成】业务转型,正式【进入】POP【领域】。【如今】,产业【环境】低迷,印刷业【进入】低谷【时期】,瑞时又【逆势】【大手】笔投资,【建设】新基地,【打开】不【一样】【的发】展【格局】。

【也许】【只是】偶然和巧合,大【危机】中,瑞时【总是】能【抓住】【一些】【难得】【的机】遇。

在罗喜荣【看来】,经济【发展】有周期,【这个】周【期的】【变化】频率在中国【会更】快。经济向好时,【不用】想【太多】,【跟着】【趋势】随便【就能】赚钱,【越是】危【机时】刻,越考验【人的】【经营】【智慧】,越【要多】思、多想。“我【的很】多【想法】,都【是在】经济低迷时闪出【来的】,【这个】【时期】往【往有】【平时】意想【不到】的【机会】,”罗喜荣说,“【要用】更积极【的心】态去【应对】坏形势,【寻找】【危机】【中的】机遇。”

瑞时搬入新【的生】产基地,给客户带来【更多】【信心】,新基【地还】【成了】公司的营销卖点,罗喜荣对未【来的】业务【大增】长底气【十足】。

“我【反而】【觉得】现【在是】【制造】业【的好】【时候】,”罗喜荣【认为】,“【一场】【危机】,会倒逼市场向更规范、更透【明的】【方向】转变。投机行为【会受】更【大打】压,【真正】做实业的【人能】【得到】【更多】【支持】。实体企业竞争门槛会【提升】,市场将对企业【的能】【力和】【实力】提【出更】高【要求】。投机取巧【的时】代【已经】【过去】,社会向【实力】【时代】【进化】,做实业大【有可】为”。

瑞【时的】另【一个】【五年】【计划】【已经】【开启】,罗喜荣【的目】标是【进入】【资本】市场,让瑞时上市。他勇于承诺,更积极兑现,期许瑞【时下】【一个】精彩【五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