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联网关乎每个企业(下)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3-26 13:02查看: 16
张瑞敏在跨文化并购中,【我们】提出【了一】个沙拉式文化【的概】念,像蔬菜沙拉【一样】,【不同】【的文】化【就是】【不同】的蔬菜、水果,不【需要】【改变】【它们】,但沙拉酱是【统一】的,【就是】人单【合...

张瑞敏

在跨文化并购中,【我们】提出【了一】个沙拉式文化【的概】念,像蔬菜沙拉【一样】,【不同】【的文】化【就是】【不同】的蔬菜、水果,不【需要】【改变】【它们】,但沙拉酱是【统一】的,【就是】人单【合一】。

【我们】【的目】标【就是】做【物联】网时【代的】引爆引领者。【如果】【达到】【目标】,【我们】还【可以】【不停】地【根据】【时代】变迁来循环【这个】【黄金】圈【理论】。

管理模式的引爆引领

【我们】从2005年提出人单合【一模】式,到【现在】【探索】了14年。【目前】在国【际上】【得到】主流媒【体和】商学院【的认】同。哈佛商学院在三年【当中】两次把海尔【的人】单模式从【不同】角度做成案例。【我在】哈佛商学院讲课期【间问】见【它的】常务副院长,【这种】【情况】在哈佛商学院历史【上有】【没有】过?她说【没有】,【从来】【没有】【一个】企业同【一个】选题,三年两次【进入】哈佛课堂。

《哈佛商业评论》是【世界】上【影响】最【大的】管理期刊,去年【最后】一【期的】封面文章《科层【制的】终结》,【就是】以人单【合一】为【主要】【研究】案例撰写的。文章发表【后在】全【世界】【影响】【非常】大,【有很】多国【外的】企业家和经济组织【前来】【学习】。【我们】【希望】人单【合一】【成为】【物联】网【时代】【新的】商业管理模式。

【工业】互联网的引爆引领

【世界】上【许多】领先【的工】业强国【都在】【探索】【工业】互联网模式,【比如】德国提【出的】模式是【工业】4.0。德国人引【以为】傲【的工】业4.0样板【工厂】【是大】众汽【车在】德累斯顿的辉腾【工厂】 ,也【曾经】是【许多】国家【学习】【的标】杆,【但却】以亏损【数十】亿欧元【的结】果宣布停产。【我和】德国【智能】【制造】专家【交流】时说,海尔【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与德国、美国、日本【都不】同,【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指标——【不入】库率。【不入】库率【代表】着用户全流程【参与】共创,【这是】【工业】互联网的【核心】。德国人【也很】认同,他【们的】思维【方式】是线【性的】,而互联网【时代】【需要】非线性思维。【世界】【三大】【权威】的国际标准组【织在】讨论制定大【规模】定制标准时,海尔卡【奥斯】【平台】(COS.mo Plat)在与德国、美国、日本等国家【代表】性企业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大【规模】定制模式标准【的主】导者。【不仅】【如此】,另【外一】个,【我们】基于【这个】思路【下的】互联【工厂】,全【世界】第【一次】评选【智能】制【造的】灯塔【工厂】 ,9个企业入选,中国品牌【只有】海尔【一个】。

并购模式的引爆引领

国【际上】有【一个】【关于】跨文化并购的“七七【规律】”:70【%的】跨文化并购【会失】败,【里面】失【败的】并购中70%是【因为】文化【融合】【的失】败。在跨文化并购中,【我们】提出【了一】个沙拉式文化【的概】念,像蔬菜沙拉【一样】,【不同】【的文】化【就是】【不同】的蔬菜、水果,不【需要】【改变】【它们】,但沙拉酱是【统一】的,【就是】人单【合一】。【我们】先【后并】购【的日】本三洋、新西兰斐雪派克、美国GEA,【还有】【意大】利CANDY,【都是】【采用】沙拉式文【化成】功整合。【我们】和【别的】企业最【大的】【不同】【就是】从【来不】派【一个】人去,人【还是】【原来】【的人】,文化【还是】【原来】【的文】化,但领导团队【必须】接受人单【合一】,实践人单【合一】。

GEA有12000多人,【原来】【经营】不善【并不】是【因为】【技术】,【而是】机制。它【的激】励机制很传统,按岗位、层级和资历计酬,每18【个月】涨【一次】工资,福利有150多项,并购后,新竞出【来的】领导团队按人单合【一模】式,把科层制企业【变成】【一个】个【的小】微,【一个】个【的面】向市【场的】团队。【改变】【之后】,去年【在美】国家电业【整体】负增【长的】【情况】下,GEA【逆势】【实现】两位数【增长】。

我第【一次】【参加】GEA【的全】体管理【人员】会议,【其中】【一个】管理【人员】站【起来】提问,【他说】,海尔【今天】收购【了我】们,【然后】【准备】【怎么】来领导【我们】?这提问【的潜】台词无非是GEA【曾经】是海尔【学习】【的标】杆。我【回答】,你【这个】【问题】【本身】就【错了】,我既【不是】你【的领】导,也【不是】上级,我【就是】你【的股】东,【这是】最正【确的】【定位】。【我要】GEA【改变】【的是】,【过去】【你们】【只有】顾客,【没有】用户。【我们】【今天】【就要】把【所有】顾客【变成】交互【的用】户。【现在】GEA做【到了】【这个】【改变】,他【们也】很认同人单【合一】。美国人引【以为】傲【的那】【句话】——人【人生】而平等,出自《【独立】宣言》【第二】【段的】【第一】句,【但在】美国大企业里从【来就】【没有】【人人】平等,CEO【就是】国王和独裁者。德鲁克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的CEO,人单【合一】【就是】【这样】,最【大的】【特点】【就是】让每【个人】【发挥】【自己】【的价】值。

财务标【准的】引爆引领

传统的财务标准【都是】美国管【理会】计协会(IMA)制【定的】,【我们】创新【了一】个共赢增值表,IMA很认可【这个】【方向】,几【年来】【我们】【一支】合作【研究】。日前,IMACEO公【开发】表文章,【认为】全【世界】的企业,【不管】是科创企业【还是】传统企业,都【应该】有【第四】张表,【就是】共赢增值表。前三张表【大家】都【知道】,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和损益表。传统财务报表反【映的】经济【规律】是边际收益递减。但共赢增值表反映【的生】态模式以产品【作为】【载体】,以服【务创】生态收益,【可以】【实现】边际收益递增,这【也是】复杂经济学【里很】【重要】的【一个】【概念】。

品牌【声誉】的引爆引领

今年【刚发】【布的】的BrandZ全球最具【价值】品牌百强,海尔【进入】榜单,【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海尔【是全】球品牌百强中【唯一】【一个】被【定义】为【物联】网生态品【牌的】。今年【我们】【是全】球【唯一】,但【我们】不【可能】【永远】是【唯一】。【我们】【希望】在生态品牌【领域】【持续】引领。 品牌分【三个】【时代】,第【一个】【时代】【是产】品品牌,【比如】说耐克、阿迪达斯,产品品牌依靠大【规模】【制造】,【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某品牌【现在】也两折甩卖,【过去】【从来】【没有】过。【第二】【个时】代【是平】台品牌,【比如】电商。电商依靠【网络】【流量】。但【无论】【是传】统【的产】品品牌【还是】电商这类【平台】品牌【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只有】顾客,沒【有用】户。电商【虽然】【提供】海量【选择】,【但不】【知道】用户体验是【什么】,【如果】用户提出【个性】化定制需求,它能【做到】吗?做【不到】。【现在】【的时】代【是生】态品牌,【以用】户体验为【中心】,把【各方】【资源】【集中】在【一起】,共创、共赢【创造】用户最佳体验。【有人】说,21世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看】【谁的】终身用户【最多】。终身用户【意味】着用户【所有】【的体】验我都【给你】【满足】。【我给】你【提供】【的是】服务【方案】,而【不仅】【仅是】产品,【最后】你【可能】【一直】来【跟我】交互,【成为】【我的】终身用户。

【最后】,【我用】詹姆斯·卡斯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里【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语.这本书出版于1987年,到【现在】30多【年了】,翻译【成多】国【文字】畅销不衰。【开头】【第一】句【就是】,【世界】【上有】两种【游戏】,有【限的】【游戏】和无【限的】【游戏】。有【限的】【游戏】【在边】【界内】【游戏】,无【限的】【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我们】【现在】要【打破】【规则】,有【限的】【游戏】以取胜为【目的】,而无【限的】【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企业【帝国】以取胜为【目的】,【就是】有【限的】【游戏】;生态品牌以共创用户最佳体验为【目的】,【永远】【没有】终点。【就像】热带雨林【一样】。

* 本文获海尔集团【独立】【授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