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公司治理的完善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09 22:01查看: 126
黄颍丽摘  要: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是混】改企业【成为】现代企业【的关】键。公司【三大】组织机构应【相互】制衡。监事会与【独立】董【事的】【关系】是上市公司治【理的】【一大】难题。要【建立】...

黄颍丽

摘   要: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是混】改企业【成为】现代企业【的关】键。公司【三大】组织机构应【相互】制衡。监事会与【独立】董【事的】【关系】是上市公司治【理的】【一大】难题。要【建立】股东会【内部】股权平衡机制,【加快】制订员工持股【计划】。【为了】【有效】履行职责,董事会【结构】应合理【明确】【责任】,恰当【选择】董事;【同时】,董事会应下设【一些】专门委员会,【辅助】董事会开展活动。【培养】【职业】【独立】董事队伍,【提高】业务能【力和】综合素质,强调【独立】董【事的】勤勉义务。监事会的职能应【强化】。【为了】增强监事会的【独立】性,监事应列席董事会会议,【加强】对企业的财务监督,监督公司的【重大】决策。

关键词:混合【所有】制;公司治理;董事会

中【图分】类号:F276.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35-0029-03

引言

我国宪法规定,【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在宏观【意义】上【可以】视为混合【所有】制经济制度。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强调非国有【资本】和国有【资本】的【融合】是微观【意义】【的改】革。从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到【今天】的国有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从宏观到微【观的】过渡,体【现了】市场经济【向深】度【发展】,改革的【重点】【着眼】于市场【主体】自【身的】完善与【发展】,【关注】市场经济【发展】的【公平】与【效率】,【是对】改革开放成果【的再】【思考】,【既是】制【度的】创新,又【是意】【识的】创新。

公司治理【结构】【的完】善【是混】改企业【成为】现代企业【的关】键。国有企业在【众多】传统行业【领域】如煤炭、电力、电信、石油行业【具有】【资源】【优势】,【但是】,国企【在发】展【中也】【存在】【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阻碍】了国有企业现代化进程。民营企业【发展】面临【一定】【经营】【困难】,亟须政策和资金扶持。【在二】级市【场上】,多家民营企业上市公司【主动】向国有企业递出橄榄枝、【让出】【控制】权。二【者的】【有机】【融合】,一【方面】促使国有企业调整【布局】【结构】、完善公司治理、【增加】【信息】透明度、增强企业活力;【另一】【方面】将为民营企业带来【充足】资金和【更多】【资源】,进【一步】【提升】民营企业的竞争力。【另外】,【允许】外商投资企业、【个人】投资者投资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员工持股【计划】等【都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形式】。

一、【建立】股东会【内部】股权平衡机制

股权的平衡【对于】多元化【所有】权【结构】【尤为】【重要】。不合【理的】股权【结构】【影响】非国有【资本】【参与】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动】力。我国在国企改革初期股权【集中】【度很】高,【不可】否认,较【高的】【集中】度有助于公司财务业绩【的提】高[1]。公司的【特别】决议事项【需要】股东会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诸如【修改】公司章程、变更公司【形式】等,持股【过于】【分散】就【不能】达成决议。国有企业【也应】【建立】【一个】平衡而适【度的】股权分配【方式】,既【能使】大股东积极监督公司的管理,又【能在】【一定】【程度】上【阻止】大股东损害【普通】股东的【利益】,以【实现】【有效】的公司治理。

【加快】员工持股【计划】,【建立】多元化【的股】权分配机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企业的壮【大不】再依赖于【资本】的【简单】累积,人【才是】企业的软【实力】。【对于】企业的专业【技术】人才或【中高】层骨干,制定合【理的】股权奖励机制,促【使人】才【留在】企业,企业【才能】【稳定】【发展】。我国公司法规【定了】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可以】奖励给职工,奖励的比【例不】能【超过】股本总额的百【分之】十,【这个】规定【其实】【就是】对员工持股【计划】的【回应】。【因为】劳动【者有】【解除】劳动合【同的】【自由】,【所以】股权激励【应该】制订具体【的实】施【方案】,股利与奖金相【结合】,如在劳动合同中約定劳动期限,在劳动合同期限内采取递增或逐年分【发的】模式,劳动者在劳动合同期限内【解除】劳动合【同的】,劳动者及【时将】股权【进行】转让,企业应【进行】结算并【发放】【剩余】股利。

二、董事会组成合理【责任】【明确】

【作为】公司的【执行】机构,董事会的职责是【负责】【执行】股东会或股东大会【的决】议且【负责】公司重【大事】项【的决】策。【为了】【有效】履行职责,董事会【结构】应合理、恰当【选择】董事,【同时】董事【会下】设【一些】专门委员会,【辅助】董事会开展活动。混合制改革使非国【有股】份【进入】国有企业,对原国【有股】【造成】【冲击】,股权【结构】【发生】【变化】,董事会【结构】【也应】【随之】【发生】【变化】。首先,在国企改革初期,从国有公司股权【结构】分配【来看】,国【有股】在国有公司【中占】据着绝【对的】支配【地位】。在混合制改革下,【应该】【降低】国【有股】【的股】权配比,【对其】股东权利【进行】【限制】[2]。相应地,混合【所有】制改革【后的】企业应确立联席董事【长的】制度,将董事长【的权】能限【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其次,【确定】外部董事、【内部】董事之【间的】【比例】。董事会【构成】中【除了】股东会选举的董事、职工选举的董事外,【还要】【增加】外部董【事的】【比例】。【另外】,董事会还【可以】设立【一些】【辅助】机构,如财务委员会、薪酬委员会、人事委员会。

董事【应该】专业化。董事应从优秀的企业管理团【队中】挑选【出来】。专业化【不仅】【意味】着董事【必须】【精通】公司的【主要】业务,【而且】【他们】应【是相】【关领】【域的】专业【人员】,【如法】律、金融【和战】略咨询等。董事对公司【造成】的损害,【不仅】【限于】指定【人员】【未能】履行职责,【而且】还【造成】公司因侵权行【为而】【遭受】【损失】。董事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情】形有两种:【一是】【集体】决议损害公司【利益】。董事会决议给公司【造成】【严重】损【失的】,除表决期【间有】异议的董事外,【参加】表决的董事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弃权【的股】东【也不】免除赔偿【责任】。二是董事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给公司【造成】损【失的】。董【事在】【执行】股东会决议【或者】股东大会决议时,应当对公司遭【受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从决策机制完善看,公司的【经营】管理事项【主要】由经理【负责】,【应对】经理权利【进行】【限制】。在混合制改革【过程】中,公司【向着】混合化、多【形式】【化的】【方向】【发展】,公司决策权由经理【控制】,对经【理的】任职提【高了】【要求】,【需要】公司制定对经【理的】管理【规则】,【以确】保公司【的决】策权【能有】【良好】【发挥】【作用】,防范经理滥用权力。

损害公司【利益】【可以】【有如】下事由:其一,【直接】损害公司【利益】。常见【的有】关联董事不经法定程序用公司财产为关联企业【提供】担保,关联企业【不能】履行合同义务,而对【提供】担保公司的财产【进行】拍卖、变卖或折价。其二,损害债权人【利益】。公司【是由】【一系】列【契约】【构成】的,【由于】违约行【为而】【导致】公司【利益】【损失】。【其三】,损害消费者【利益】。消费者【对其】购买使【用的】产品或接【受的】服务【有损】害赔偿请求权,销售者先行赔付,赔付后【属于】【生产】者【责任】的,向【生产】者追偿。产品【责任】是严格【责任】,国内外【诸多】实例证明产品【责任】【足以】【导致】公司破产。其四,损害竞争者【利益】。公司【实施】上述行为,【可能】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

三、完善【独立】董事制度

为【防止】【内部】人【控制】,董事会【的效】率【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外部董【事的】【比例】和行使职权的状况。【独立】董【事的】【比例】【成为】【判断】董事会的【独立】性和公司治理【结构】合理【性的】【一个】【重要】标志[3]。我国公司法【明确】规【定上】市公司设立【独立】董事,在公司治理【方面】借鉴美【国的】单轨制。

【独立】董事【存在】【如下】【不足】【之处】。

【第一】,【很多】企业的【独立】董事【是由】公司【内部】【人员】选举推荐的,【这种】选举推荐出【来的】【独立】董事与公司的【利益】或【部分】【人员】的【利益】息【息相】关,【很难】【完全】【脱离】公司【保持】【独立】性。

【第二】,退休官员任职。【很多】公司在聘请公司【独立】董事【的时】候,看重退休官员的政府背景,期待企业【得到】【更多】优惠,倾向于聘请国家政府部【门的】退休官员任【独立】董事。退休官员年龄、【身体】【因素】【无法】【正常】【参加】会议,并【没有】起到监督董事会的【作用】。

【第三】,兼职。聘请知名人士做【独立】董事,【作为】兼职【人员】不【具有】专业【能力】,管理经验和专业素质能【力不】足,不【足以】担任企业的【独立】董事。

【第四】、从行使职权【方面】【来看】,【独立】董【事在】对企业【进行】监督时,公司【的人】员【并不】积极【配合】,【使得】【独立】董事【很难】对企业的【经营】管理状况【做出】客观评价和决策,【不能】【有效】【发挥】应【有的】【作用】。

完善【独立】董事制度,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保持】【独立】董事【身份】【独立】

【保持】【身份】【独立】【是在】【实质】上与公司、公司的【经营】管理层利害【关系】的【独立】,【只要】【确实】【存在】【某种】利害【关系】,就应当否定、【或者】根【本不】能【取得】【独立】董事资格;【如果】【开始】【没有】利害【关系】后【来有】利害【关系】,应当撤销其任职资格。

(二)【独立】董【事的】专业化

【培养】专业的【独立】董事,注重从企业管理专家、法律【人员】、财务会计专家、【具有】必【要知】识【结构】和专业经验【的人】员中【进行】选拔,并【提高】业务能【力和】综合素质,确保【独立】董事【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更】好地履行职责。

(三)强调【独立】董【事的】勤勉义务

完善【独立】董事制度,促使【独立】董事勤勉【负责】,【充分】调动【独立】董事【的积】极性,【建立】【独立】董【事的】【责任】和激励机制。不积极履行职责的【独立】董事,如【连续】多次【不出】席董事会议【或者】不【按照】【有关】规定履行职责【或者】发表【独立】【意见】的,应当【受到】处罚,【直至】公司建议更换。【大多】数【独立】董事【作为】外部董事,只【参加】董事会议,【一般】不干涉公司的业务。【他们】对公司事务的【理解】和对信【息的】获取【是不】对称的,【不同】的董事对董事会【的过】错【责任】【并不】相同,【所以】法律【责任】的【追究】【也应】【有所】【区别】。

四、【充分】【发挥】监事会监督职能

我国公司法监督职能弱化。【与我】国【不同】,德【国的】监事会【拥有】【相当】【大的】权力,【几乎】【拥有】【控制】董事会【的权】力,【并且】【一些】【重要】【的股】东监督事项也交给监事会,【从而】削【弱了】股东大会的监督权。【由此】,德国公司法【不仅】实【现了】公司【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而且】也实【现了】公司【所有】与监督职【能的】分离,【因此】【是一】种较为【理想】【化的】现代公司治理【模型】[4]。我国公司法规定监督权由监事会行使,监事会由股东会或股东大会选举【产生】。在【一股】独【大的】【情况】下,监事【的人】选受制【于大】股东。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股东【的持】股【相对】【分散】,公司监督职能【分化】【的不】【彻底】,【呈现】出【较强】【的股】东监督倾向。

监事会【发挥】监督职能,从【加强】监事会【独立】、【加强】财务监督及监事列席董事会会议等【方面】【进行】完善。

(一)【加强】监事会的【独立】性

监事【会是】公司【整体】【利益】【的代】表,应【避免】董事会对监事会的【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依照公司法【的规】定设立监事会,其【成员】【不得】少于3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规】模较小,股东【人数】少,【可以】不设监事会。混改的公司应当设监事会,监事会【成员】应设职工监事,还【应有】【一定】【比例】【的外】部监事。应【保证】监事会必【要的】经费,公司应当从预算中拨付【一定】【比例】的财产交由监事会【独立】支配,【防止】董事会【利用】财权对监事会【进行】【控制】。

(二)【要强】化对企业的财务监督

【加强】与企业【负责】【人的】沟通,获取报表【资料】,【了解】财务状况。【加强】与【内部】审计【的沟】通,参照【内部】审计【结果】,【加强】与纪检部门【的沟】通,及时获悉相关【情况】。监事【会有】检查公司财务的职权。监事会监督公司财务账簿和股利分配【方案】【需要】专业的公司财务知识,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利用】中介机构协助监督。

(三)监事列席董事会会议,监督公司的【重大】决策

监事会【通过】列席董事会会议,【可对】企业大额资金运作、【重要】投资项目决策等【重大】【问题】【进行】监督,并【通过】法定程序提出【意见】。

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引入【是为】【了解】决监事会【本身】职【能的】弱化,【独立】董事制度【可能】会【提高】公司【价值】,【但是】【本身】也存【在不】可克服【的缺】点。监事【会更】【具有】监督【优势】,【作为】常设机关,【了解】公司【情况】,【并且】公司法【已经】将财务监督权配表及【其他】财务报告监督的职权【赋予】监事会,【对于】董【事的】股利分配【方案】也【具有】【独立】【的审】查权。

在股东大会【之下】【分别】设立的董事会与监事会,二【者有】【明显】【的分】工,董事会【主要】【负责】【经营】管理,监事会【主要】【负责】【对其】【进行】监督,对公司【的日】常运行【主要】起到监督【作用】。目【前所】【建立】的【独立】董事与监事【会在】职权上【具有】【相似】性。【但是】监事【会和】【独立】董【事的】相关制【度却】【有不】协调【的地】方,【主要】体【现在】二者在公司的管理【中的】具体【权限】【不能】【进行】【清晰】【界定】,【在具】【体的】职权行使中【存在】【很多】交叉和【重叠】,【要么】二者【都不】行使职权,【互相】推卸【责任】,【要么】行使的职权有【互相】矛盾【的地】方,【影响】对企业行使【有效】的监督【作用】。【要理】顺二【者的】【关系】,【提高】监事会【的地】位,【强化】监事会的监督【力度】,【扩大】监事会【的权】限,强调事中事【后的】监督;【独立】董【事的】监督【要强】调事【前的】监督。

结语

综上所述,非国有【资本】和国有【资本】的【融合】【可以】【达到】互利双赢,【有利】于【建设】【世界】一流企业,【其中】公司治理【至关】【重要】。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公司治【理的】【特殊】之【处在】【于平】衡股东【的持】股【结构】、董事会的【成员】【结构】,理顺监事【会和】【独立】董【事的】【关系】。

参考文献:

[1]  周立佳.股權【结构】与企业财务业绩对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影】响[J].【经营】与管理,2016,(7).

[2]  李广豪.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公司治【理与】股权【结构】【分析】[J].企业改革与管理,2017,(24).

[3]  史卫民,周子雯.论我国【独立】董事制度【的立】法完善[J].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05,(3).

[4]  王洪伟.公司股利分配法律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09,(5):9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