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上的花仙子

栏目:文章 发表于:2020-02-15 03:01查看: 20
董延爽残疾【人在】【我们】的印象【中大】【都是】【令人】同【情的】,【因为】【他们】比健全人少【了这】样或那【样的】【能力】。【很多】【时候】【我们】又【会被】这【些人】所感动,【因为】【他们】【即使...

董延爽

残疾【人在】【我们】的印象【中大】【都是】【令人】同【情的】,【因为】【他们】比健全人少【了这】样或那【样的】【能力】。【很多】【时候】【我们】又【会被】这【些人】所感动,【因为】【他们】【即使】【肢残】也【顽强】【地生】【活着】。中国【第一】支民营残疾人艺术团、神奇花艺坊的创始人穆建新,【就是】【一位】【让人】肃【然起】敬【的人】。

穆建新是“【心灵】【之声】”残疾人艺术【团团】长,患有【先天】性软骨营养不良。患上【这种】病【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发】育速【度越】【来越】低于同龄人。小【时候】穆建新和【正常】【孩子】【一样】【活泼】、爱笑,常常在【大家】【面前】唱歌。【也许】上帝真【的是】公【平的】,【虽然】【身体】不健全,但她【有着】【相当】【高的】艺术天分。据她【母亲】回忆,穆建新从会【说话】起【就会】唱当【时的】流行歌曲。采访中,穆大姐回忆起【自己】的童年,【充满】了骄傲和【自信】!5岁那【年的】征兵动员大会上,她【作为】【小小】【指挥】【家在】台上【指挥】一【万人】合唱《东方红》。【我们】【可以】想像,辽阔【的人】群【的最】【前方】的舞台上,【一个】小姑娘有【节奏】地挥【动着】胖乎乎【的小】【手臂】【指挥】【万人】齐声高唱,【何等】【震撼】【心灵】!【正是】【这些】小【小的】【经历】,在日后当穆建新【发现】了【自己】和别【人的】【巨大】【差异】时,【一直】【支撑】她【面对】【生活】【的困】苦。【甚至】被同学歧视时,她【也在】墙角哼【着心】爱的歌,【悄悄】末眼泪。

1977年,全国【恢复】【了高】考制度,【这对】有志于【上大】学【的青】【年来】说【是一】个【新的】【希望】,穆建新【也在】【默默】地【准备】着。但【命运】再【一次】【给了】她【重重】【一击】。1979年,17岁的穆建新高中毕业,【却被】【告知】【因为】【身体】【原因】【不允】许【参加】高考……这【之后】【的十】年,穆建新四处打工,在别【人的】冷漠和歧视中证明【自己】小【小的】【身体】【也能】【充满】【力量】。

穆建新【平时】【喜欢】读书,【喜欢】写【东西】。【也许】是【为了】【抱怨】对艰辛生【活的】不满,她给辽宁青年杂志社写【了一】封信,【被发】表出【去了】。【接着】,【来自】全国【各地】近干封热心读【者的】信件来【到了】穆建新【的手】中。【一位】来信者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残疾人【已经】【可以】考大学了!穆建新【不敢】想像,十【年后】【自己】【还有】【机会】【上大】学。【之后】,她【成功】地坐【在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音乐系【第一】批【新生】【之中】。学器乐,学演唱,【和同】学们四处演出,她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大学毕业的穆建新拿【着那】个年代【相当】稀【有的】大学毕业证书,满怀【希望】【地回】到家里,【得知】了【父亲】已故的噩耗。【那个】年代大学生毕业是分配【制的】,但【没有】单位【愿意】【接收】残疾人。有【一个】单位【这样】答复她:“【你不】【用来】上班,【我们】给发你工资【就是】了。”在【普通】【人看】来,不【工作】【却有】所得【应该】【值得】【高兴】,【但这】“特权”是建【立在】歧视【基础】上,穆建新【无法】接受。

【父亲】【的去】世,生【活的】【不如】意,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与现【实的】落差……这【一切】让她【有了】轻【生的】【念头】。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三【天不】【吃不】喝,消沉中回忆【着大】学里【和同】学们【一起】演【出的】【日子】。他【们是】【不是】也如她【这般】【不如】意?她给同学们写了信,【结果】【正如】她所料。她萌【生了】把【大家】集合【起来】开办艺术【团的】【念头】。【这个】【计划】得【到了】家人,【特别】是【妹妹】穆建志的【支持】。【拿着】用房产抵押换【来的】10万元,姐妹俩买设备,招募演员,【开始】带领团队【在十】里八乡演出。她【们的】事业在坎坷中茁壮【成长】【起来】……

但同体育运【动和】【其它】表演【职业】【一样】,大龄的演员【开始】面临退役的【问题】。【生活】【来源】【怎么】办?【这些】【人为】艺术团【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能】【让他】【们在】【离开】舞台【之后】【失去】【生活】【的能】力。穆建新带领【大家】养殖,做手工编织,【做领】带加工。【这些】【尝试】都【因为】他【们的】【特殊】性【无法】【进行】【下去】。

【也许】是穆建新【的坚】韧感【动了】老天。【一次】她去某大学演出【的时】候,当场收【到了】【很多】鲜花,但【回到】寝室后,鲜花都蔫了。【这时】【一个】【快走】到【生命】【尽头】【的小】演员不经意【说道】:“要【是这】花能【永远】开放该多好!”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穆建新【想到】【可以】用假花代替真花,【这样】不【就可】【以让】花儿【永远】开放【了吗】?【之后】【他们】四处请教专家,【经过】【无数】次试验,【最后】做【成了】仿生花。【这种】仿生花【无论】是视觉【还是】触觉,都和真花极其【相似】,不【注意】看【很难】【分辨】【出来】。【这些】仿生花还【能够】【分解】烟雾,【给生】活带来【惊喜】。

【现在】穆建【新的】艺术团【平时】要训练、演出,闲暇【时间】就【生产】仿生花。退役【的残】疾人【可以】把精力【完全】【放在】做花事业上。【随着】产业【规模】的【扩大】,【他们】吸引【了大】【量的】健全【人员】,【并不】时【有全】国各【地的】学员来参观【学习】。

穆建新【战胜】【困难】,【经营】着健全人【也很】难【获得】【的事】业。她【的事】业【不是】【关于】金钱,也【不是】一味地做公益与施舍,【而是】【真正】【为有】【需要】【的人】【开拓】实【现自】我【价值】的阳【光大】道。她说,【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中央】电视台7套《乡约》栏目供稿)

编辑/石祥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