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里是什么 笑话故事大全

栏目:笑话段子 发表于:2020-05-23 02:02查看: 5

茫的暮色中,【一辆】吉普车正风驰电掣的驶在开往H市郊区的【路上】。车里,陈锋【眉头】紧锁,他那张刚毅【的脸】上【似乎】【凝聚】【了一】层寒霜,【显得】异【常的】冷峻。【刚才】【他接】【到了】《【都市】快报》【的记】者林秋打【来的】电话,【说是】【发现】了林忘仇的坟墓,他【现在】【正在】文豪村林忘仇【的家】里等他。

林忘仇【死了】,还被埋【进了】坟墓里。【究竟】【是谁】杀【死了】他?【又是】谁把【他给】【埋了】?【如果】是凶【手杀】【死他】【后又】亲手把【他给】【埋了】,还【给他】立了墓碑,那实【在是】【不可】【思议】!

陈锋【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一】【个个】【令人】难【解的】【疑问】,【无论】【如何】推理均【无法】得【出一】个合【理的】答案。

不稍【一会】,【车子】便驶【进了】文豪村。

陈锋【来到】林忘仇【的家】,【蓦然】【发现】【这个】家庭【的气】氛比起以往又【多了】【许多】【不对】劲【的地】方,【除了】【死气】【沉沉】外,还多【了一】股令【人心】寒的诡谲,【似乎】还【笼罩】着【一种】凶【杀的】阴影。

客厅里,林秋、林永福、张玉玲【三人】都各怀【心事】【的呆】【坐着】,【沉默】不语。陈锋在门【口停】了【下来】,向屋里【的三】人【扫视】【了一】眼,迎着陈锋如电【的目】光,林永福【的脸】色【不禁】【一变】,嘴唇【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看了】陈锋【一眼】,【便迅】【速的】避【开了】【他的】【目光】,【显得】【有些】【慌乱】和【不安】。

陈锋【若有】所思的【在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点燃】【了一】支烟,【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后,【盯着】林秋【问道】:

“林记者,【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林忘仇的坟墓的?”

“前天晚上。”

“【你是】【怎么】【发现】的?”

林秋大略【的把】那天晚【上的】【经历】说【了一】遍,【不过】,他隐【去了】林永福想谋杀张玉玲【那一】段情节。

陈锋【沉思】【了一】会,【接着】向林永福【问道】:

“林老伯,你【知道】【是谁】埋【了你】儿【子吗】?”

“不,不【知道】。”

林永福【的声】音【有些】【颤抖】,苍老、憔悴【的脸】上刹时【涌起】【一种】无【限的】悲怆和【痛苦】。昨【天下】午,林秋【已经】带他和张玉玲上坟山去【看了】【自己】儿【子的】坟墓,【当时】林秋察【觉到】,他【见到】【自己】儿子坟墓【的瞬】间,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的】复杂和怪异,【令人】【难以】捉摸。

陈锋掏【出手】机,给助手小杨打【了一】个电话,命他带几名警员及法医火速【赶到】文豪村。他【准备】开棺验尸。

下午六点【三十】分,陈锋【带着】【一帮】警员及法医,在林秋的带领下,向文豪村西【面的】坟山出发。

【此时】,天色【已经】【差不】多【完全】暗了【下来】,【天地】【间一】片灰【蒙蒙】,细雨还【在不】停的【纷纷】【扬扬】。林秋【走在】那条荒【凉的】山【道上】,【心里】【依然】【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前天夜里所【经历】的【恐怖】【事情】【仍然】历历在目。【突然】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似乎】【觉得】【那个】可【怕的】蓝衣女鬼就【隐藏】在【附近】,【或许】就【躲在】路旁的杂草丛里,【正在】冷【冷的】盯【着他】。【想到】【这里】,【他的】【脊背】【不禁】窜起【一股】冰凉。

【很快】,便来【到了】坟山,警员把【所有】【的手】电筒【全都】扭亮,【周围】的景物【倒也】【照得】清【清楚】楚。林秋把【他们】领到林忘仇的坟墓前。陈锋【发现】,【高高】【的墓】碑上,“林忘仇”【三个】字【显得】【非常】【的怪】异,血【红的】笔迹扭【扭曲】曲的,乍【一看】【上去】,【三个】字【似乎】在狞笑,【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坟墓是【新的】,堆得【高高】的,【没有】【一丝】杂草,坟【顶上】【用一】土块压【着一】张冥纸。

【看着】【那个】尖尖的坟顶,陈锋心【念一】动,从【一个】警员【的手】里接【过手】电筒,【掀起】坟【顶上】【的土】块,把那张压着【的冥】纸拿了【下来】,【奇怪】【的是】,【虽然】【天空】下着雨,【但这】张冥张却【没有】烂掉。陈锋用手电筒【仔细】的【照着】这张怪【异的】蜡【黄色】【的冥】纸,纸的【正面】很【平常】,既【没有】【文字】也【没有】图案。【就在】陈锋把那张冥纸翻过【来的】【瞬间】,站【在他】旁【边的】林秋【突然】脸【色大】变,【不禁】“啊”的【惊叫】出声。

陈锋【一怔】,【仔细】【一看】,【心里】【也不】禁大吃【一惊】!

【大家】都看【清楚】了,那张冥纸【的背】面【竟然】画着【一个】【狰狞】【恐怖】的蓝【骷髅】!【看着】纸上【那个】蓝幽幽的、面目【狰狞】的【骷髅】,【大家】【心里】【都不】【由自】【主的】【涌起】【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陈锋思索了【片刻】,便把那张冥纸折好放进口袋里,【然后】【指挥】警员【开始】掘墓。

三、四名警员挥【舞着】铁锹,把坟上【的土】【一块】【一块】的铲掉。【很快】,【整个】坟墓便被铲平了,地【下的】土【也被】挖【掉了】,【露出】了【棺材】。【大家】停了【下来】,盯【着那】口黑幽幽的【棺材】,【心里】【不禁】【感到】【有些】【恐惧】。

过【了一】会,陈锋【果断】【的下】【了命】令:“开棺!”

【就在】【棺材】盖被掀开【的瞬】间,【所有】【的人】【全都】傻【了眼】,【怔怔】【的呆】【立不】【动了】。

相关阅读